艺界动态

当代花鸟画的艺术探索和人文精神

当代中国画正处于一个多元发展、不断探索的时期,也是一个有待建立创作和学术规范、表现人文关怀和人文精神的重要历史转折期。在这一时期,多元的创作观念,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多层的技术和技法探索,使得中国画的发展多轨并行,齐头并进。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的今天,艺术应当具有本民族的特色,趋向于当地民族文化的个性方向发展。特别是在当下艺术品市场空前繁荣的背景下,如何立足中国绘画传统,反映当代人文精神,着眼未来,使中国画这一民族传统艺术瑰宝以其独放异彩的个性语言和语境在未来的发展中,能够承载更多人文的和社会的历史文化内涵,是艺术家当前应当引起十分关注的研究命题和神圣艺术责任。

  作为中国画重要门类之一的花鸟画,自唐代独立成科以来,历代画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关注现实,体悟自然,在生活中不断提取创作素材,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绘画名家和经典作品,建立了一座座花鸟画史上的不朽丰碑。五代的黄筌、徐熙,开启了中国写意和工笔花鸟画的先河。至宋代崔白、赵昌又更提倡以造化为师,写生之风盛极一时。苏轼、文同等文人墨客以梅、兰、竹、菊等为创作题材,为“文人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成为元、明、清文人画发展的先导,一直影响到今天。明、清两代的徐渭、陈淳、八大山人、扬州八怪、任伯年、吴昌硕、虚谷等一脉相承,各呈千秋。现代花鸟画大家,如陈师僧、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王雪涛等在前人基础上,又不断开拓创新,为中国花鸟画的进一步发展贡献了力量,数以万计的优秀作品,充实了中国花鸟画的艺术宝库。
  自隋唐至明清,再到当代,中国花鸟画语言和语境的探索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先是五代的“黄筌富贵、徐熙野逸”,又至宋代绘画的崇尚写真画风,再至元代“文人画”的借物抒怀,“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的水墨挥写,以及近代林风眠的中西融合,齐白石的贴近生活,善撷妙趣等等,都为今天中国花鸟画的多元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
  时逢盛世,艺术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对中国画的发展和创新而言,中国画语言的独立性是限定中国画的,是一家语言的多元发展。在此前提下的各种大胆选择和尝试,都有益于中国画的创新,有益于花鸟画的推进和繁荣。中国画语言即笔墨,是区别于其他画种的特殊语言形式,其规范当是传统的程式、形式、法则、规律,除表现意象外,还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和笔情墨趣。
  中国画笔墨精神之内涵,体现着民族文化、哲学、审美之精神。中国花鸟画重意象、意趣、意境,这些都应该是传统语言的创造和生发。意境是众多绘画语言、语境的综合表现。语境是语言的当代运用,意境是时代感受的创造,语言可直接传情达意,当构成艺术作品时,就有了意境,语言就有了更深的意义,更高的境界。它能给人以启发,让观众产生共鸣,大大超过了自身的价值。
  我们身处丰富多彩、日新月异的社会生活之中,生活在鲜活真实的自然环境之中,要用真情去感受生活,要用慧心去感悟生活,就会有灵感升腾,就会有激情迸发,就会有创作欲望产生。由此而生发的创作,语言定会有感而发,澄怀味象,语境升华,生动感人。在研究和创作过程中,一定不要简单重复古人、洋人或他人已经定式、已成自格的惯用技法,袭用他人的艺术感受,用他人的笔墨语言去复述大家已经司空见惯的表现内容。否则,只会制造众多的雷同,浪费自己和他人的宝贵时间和精力。我们要善于师古不泥,善于研究和发现,做到古为今用。
  新颖绘画语言的概括和锤炼,源于深入细致的观察生活,探究物理,体悟自然与人生的真谛。在感悟大自然的奥秘中,真心感受出别人没有感受到的,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美,体会出贴切的绘画语言形式,用亲身感受的激情语言,创作出大众喜闻乐见的反映时代面貌和精神特征的精品力作。
  实践证明,花鸟画创作离不开现实生活,离不开自然界的奇花异卉,野草莽原。一方水土育一方人。我在多年的艺术创作实践中,以自己挚爱的白山黑水、荒寒野卉为创作母体,并注入自己的真情实感,探索出了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北方大写意花鸟画。我也希望在教学中继续坚持这样的创作理念和艺术指导思想。
  在中国国家画院高卉民工作室首期花鸟画高研班深造的11位画家,是经过国家画院严格选拔考试择优录取的艺术精英人才,他们目前都是活跃在各地的美术研究和创作骨干。他们虽然来自全国不同的地方,虽然原来从艺的经历不同,风格迥异,但他们从事中国画的指导思想是明确的,创作思路是正确的,学习的劲头很足,创作的干劲很大,非常勤奋,善于钻研,知难而进,勇于开拓,创作出了一批构图新颖、题材多样、寓意深远、经久耐看的优秀作品。这是他们学习、研究、创新的结果,是他们深入生活、体悟自然、感悟人生、讴歌新时代的丰硕果实,同时也是他们艺术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更重要的是,他们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进一步明确了画家应承担的社会历史使命,明确了作为花鸟画家所要关注的生活本质,以及艺术与生活、艺术与社会的关系对艺术创作的重要影响。
  在此,我对工作室的画家们寄予厚望,期望他们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今后的艺术发展道路上,扬帆远航,多出精品,为我国的美术事业贡献一分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