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界动态

中国四画廊亮相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引起关注

这次中国内地共有4家画廊入选巴塞尔,分别是北京现在画廊、Boers-Li画廊、上海香格纳画廊和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

    其中Boers-Li画廊的参展装置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是“艺术无极限”单元参展作品参观人数最多的一件作品,并最终被欧洲艺术机构以大约4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

    作为全球最具领先地位的当代艺术博览会,第39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于6月4日-8日在瑞士举行。与以往不同,这次博览会的日期比往年要提早了10天左右,这主要是由于瑞士和奥地利共同承办的2008欧洲杯足球赛将会在6月7日-29日举办,因此为了错开举行的欧洲杯以及那些疯狂的足球“粉丝”,此次巴塞尔博览会被迫提前到了4日开幕。这可谓是今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日期之变”。而日期的提前使很多画商担心美国的藏家会有所减少,由此会给他们的销售带来一定的影响。

    掌门人之变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第二个变化就是“掌门人”的变化,在去年第38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之后,从2000年开始“掌管”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并成功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带上一个新高度的原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艺术总监塞姆·凯勒(Sam Keller)宣布离职,他曾一手缔造了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成功举办,而他目前的身份是拜耶勒基金会(Foundation Beyeler)的负责人。

    塞姆的继任者有三位,分别是记者出身的马克·斯比克勒(Mark Spiegler)和作为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展示和营销总监的安妮特·斯考勒泽尔(Annette Schǒnholzer)以及杂志编辑出身的索菲·洛宾奴斯(Sophie rabinowitz)。但在今年的4月,本届博览会艺术总监之一的索菲·洛宾奴斯又突然宣布离职,这无疑对整个博览会的组织工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另外,5月份担任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媒体总监职务的皮特·魏茨(PeterVetsch)亦宣布将会于今年12月离职,他在离职之后会加入到2009柏林艺术博览会的团队担当职务。

    本届巴塞尔博览会遭遇接连“人事之变”,但是从此次博览会的组织来看,人事变动并未对此次博览会造成消极影响。全球最为知名的300家画廊依然如期在巴塞尔亮相,而且作品销售的情况依然是“购销两旺”。

    美国藏家减少

    但并未影响销售

    从Vip酒会的名单上可以看出,欧美一些重量级的美术馆的策展人、馆长以及欧美的藏家都来到了巴塞尔。

    最令人惊喜的出场是居住在伦敦的俄国富豪若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的出现,他上个月在纽约佳士得和苏富比分别以3364.1万美元和8628.1万美元购买了弗洛伊德的《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以及培根的《三联画》,这两项成交数字均创下了这两位艺术家各自的成交纪录。所以他出现在巴塞尔使很多画商都笑逐颜开,他可能没准又能在哪家画廊挥动他的金钱“大棒”。另外还有好莱坞著名的男演员布拉德·皮特以及彼得·威尔逊也现身巴塞尔。可见,虽然美国部分藏家未能来到巴塞尔,但是全球其它的藏家和大的艺术机构依然准时赴约今年的巴塞尔。

    当然受制于全球金融市场持续的动荡,美元的贬值,油价的屡创新高。这些因素使得本次博览会的藏家和卖家都比较谨慎,藏家更倾向于市场那些“蓝筹股”,即明星级别的艺术家的作品。而画商和画廊也都心照不宣地带来的都是已经在成名已久的艺术家的作品,以此来激起藏家的购买欲。销售结果也证明这些市场中的“蓝筹股”依然受欢迎。例如高古轩画廊带来的理查德·普林斯1999年的作品《无题》就以200万美元成交,在范德·韦德(Van de Weghe)画廊,一件马克·罗斯科1968年创作的《无题》作品以550万美元卖给一位欧洲私人藏家,他同时还以75万美元售出了一件里希滕斯坦的雕塑,以290万美元售出了一件巴奎斯特的作品。他对今年的销售情况感到满意,去年他只售出了150美元的作品,目前他已经卖出了500-600万美元。他说:“我并没有看到市场在走下坡路。”

    虽然美国藏家有所缺席,但是美国的一些艺术机构却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例如在齐姆和赖特(Cheim&Read)画廊的负责人就说:“虽然人人都在说美国藏家来得少了,但是我们前两个销售出去的作品却都是重要的美国博物馆的人购买的。”他们以120万美元的相同价格售出了两件女艺术家路易斯·布赫古斯(Louise Bourgeois)的雕塑作品。

    俄国石油大亨在4号那天在克儒戈·斯坦德(Krugier Stand)画廊以1400万美元买下了他在预展当天就看中的贾克梅蒂的雕塑《威尼斯的女人Ⅰ》,另外在在“艺术无极限”展出单元里由博卢姆和波(Blum&Poe)画廊带来的日本艺术家村上隆8吨重的雕塑作品《椭圆形的佛陀》以800万美元售给了在纽约和巴黎活跃的艺术经纪人三人组即戈兰德(Giraud)、毕萨罗(Pissaro)和斯格尔特(Segalot)。

    中国画廊受关注

    亮相最重要

    这次中国内地共有4家画廊入选巴塞尔,分别是北京现在画廊、Boers-Li画廊、上海香格纳画廊和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

    其中Boers-Li画廊参加“艺术无极限”单元,带来的是艺术家邱黯雄参展装置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这件装置作品由一节老式的火车车厢组成,车厢外的24个投影仪将历史图像投射到了一扇扇车窗上,整件装置同时辅以实验性音频作品,影像与声音带领观众直面并不轻松的历史。现场不少参观者在装置作品前耐心地排队等候,以品味经过剪辑的东方神秘的历史与文化。这件作品也是“艺术无极限”单元参展作品参观人数最多的一件作品,并最终被欧洲艺术机构以大约4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但是运送这45吨重的火车车厢抵达巴塞尔的费用达到了40万美元。

    另外Boers-Li画廊还参加了“艺术首演”单元,展出的是年轻艺术家仇晓飞的《弃物之塔》和宋琨的《昔珈》。两件作品表现了作者在面对城市迅速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心理反应,略带伤感回忆与困惑,但没有售出的消息传出。

    其它中国画廊在巴塞尔画廊的销售信息目前还不能完全知晓,不过,比如上海的香格纳画廊,他们已经连续参加了8届巴塞尔,是第一个从中国走入巴塞尔的“主要画廊”部分的画廊,他们一直也有着稳定的客户群,销售并不是他们担心的。而本土化色彩最浓的北京现在画廊则是首次入选巴塞尔的“主要画廊”单元,他们这次的第一目标是首先巴塞尔先站稳脚跟,继而借着巴塞尔的平台结识更多新藏家;广州维他命空间同样如此。

    Boers-Li画廊的负责人皮力透露,今年国内这4家画廊只要自身在参展中不出意外,不出差错,那么以后参加巴塞尔的资格就不会被轻易取消。因此,此次国内新入选的这3家画廊 “亮相”的好坏是这次参展的重中之重,“相”亮得漂亮,真正的销售作品的日子肯定在后头。